实际上,今年以来已经有10余家券商发布了资产计提减值的公告,累计减值准备超50亿元,最终导致全年业绩大幅下滑的券商不在少数,股票质押爆雷系最重要的风险点。而中小券商在投行、经纪等业务面临较大压力,目前押注的两融业务又不断踩雷。

宋利菲在忏悔书中写道,“我对金钱的追求愈来愈强烈,小到找我办事、提拔,大到工程回扣我都收,退休之前办事退休之后收,自己家人不方便收就让别人替我收,大胆念起了自己的‘生意经’”。